<form id="fjl9h"></form>

<form id="fjl9h"></form><address id="fjl9h"><th id="fjl9h"></th></address>

         

      傷感篇
    天氣:
     分類:文章隨筆 日記本:隨筆 作者:suibi 2018-04-01 14:31 閱讀數:

    初讀《呼蘭河傳》

    無意中在書店的一個小角落看到了這本蕭紅的《呼蘭河傳》,就深深的被她吸引,在書店里轉了一個大圈,兜兜轉轉了好一陣子,出來時手里終是多了一本書,《呼蘭河傳》。

    深夜里,一盞孤燈相伴,等身邊的人兒都進入了酣眠,將這本書悄悄拿出來細細讀。

    如果把白落梅、雪小禪的文字比作一襲華麗的袍子,在夜色中熠熠生輝,那蕭紅的文字無疑是一件破舊的衣衫,上面落滿了時光的塵埃,隱隱散發著一股歲月苦澀的味道。

    初讀時,詼諧,幽默,常常會忍俊不禁。而后,卻是越看越悲涼。心底升起絲絲疼痛,猶如一只只小蟲在噬,麻麻的痛,悲傷梗在咽喉,眼淚在眼中打轉,又硬生生給咽回去的感覺。

    蕭紅的文字是樸素的,書中沒有主角配角,每個人都是主角,一群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擁有良善、勤勞但卻愚昧的可憐人們。

    “就這樣一年一年地過去,王寡婦一年一年地賣著豆芽菜,平靜無事,過著安祥的日子,忽然有一年夏天,她的獨子到河邊去洗澡,掉河淹死了。這事情似乎轟動了一時,家傳戶曉,可是不久也就平靜下去了。不但鄰人、街坊,就是她的親戚朋友也都把這回事情忘記了。再說那王寡婦,雖然她從此以后就瘋了,但她到底還曉得賣豆芽菜,她仍還是靜靜地活著,雖然偶爾她的菜被偷了,在大街上或是在廟臺上狂哭一場,但一哭過了之后,她還是平平靜靜地活著!

    讀到這里,心里一陣刺痛。雖然獨子死了,王寡婦瘋了,但是日子并沒有因為她的哀痛而停止,小溪還在流淌,日子還在前行,生活還是照舊。雖然喪子之痛會在某一個時間觸動她的心弦,她并沒有尋死覓活,還是平平靜靜的活著。黑暗的社會里,人們只是隨波逐流,沒有任何的依托,如寒風中一支枯蒿,隨風搖曳,流離失所,只要極少的水份,土壤,陽光——甚至沒有陽光,就能夠生存了。

    呼蘭河的人們是良善的,可是他們在黑暗而殘酷的社會里,又是那么無辜的愚昧著,蠻橫著。

    小團圓媳婦,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出嫁到老胡家。就因為街坊鄰居無知的罔評:“太大方了”,“一點也不知道羞,頭一天來到婆家,吃飯就吃三碗”,而且“十四歲就長得那么高”。就遭到了婆婆的嚴加管教,狠狠毒打,吊懸梁,燒的紅紅的烙鐵烙腳心。十二歲的小女孩,在將近一個月的折磨下,奄奄一息。卻是被這群無知的人們,請騙子云游道士來跳大神。到最后,用五千吊錢(一吊錢可以買二十塊豆腐,可是老胡家的婆婆平時卻是不舍得掏一吊錢買豆腐的人),終于將這個只有十二歲的小團圓媳婦“送回了”自己的老家。

    讀到這里,我心底的悲傷已被另一種情緒所取代,恐怖。黑暗落后的年代,愚昧而無知的人們,真的是很恐怖。

    大概蕭紅在寫這一群活靈活現人們的同時,亦是將自己的那份苦痛賦予了筆端。

    蕭紅出生于一個當時條件還是上等的地主家庭,初看應該是一個不錯的家庭。母親,多么溫馨的字眼,應該是偉大和崇高的化身,滿心憐愛的護著自己翅膀下的小雛鳥。而蕭紅筆下的母親則是將罩在身上那一層華麗的光輝撕碎,暴露出了華麗掩蓋下的丑陋、冷酷和殘暴。所以,蕭紅的童年沒有母愛。有潔癖的祖母亦是同樣的冰冷。同樣令蕭紅討厭的人物。

    所幸,蕭紅的祖父,一位如向日葵般陽光溫暖慈祥的老人。他是蕭紅童年冬季里的那一抹暖陽,將蕭紅暖暖的擁在懷里,百般的戀愛著。春夏秋三季,草長鶯飛的日子里,只有祖父陪著寂寞的蕭紅,在僅有的小院子里,玩耍嬉戲。

    “祖父一天都在后園里邊,我也跟著祖父在后園里邊。祖父帶一個大草帽,我戴一個小草帽,祖父栽花,我就栽花;祖父拔草,我就拔草。當祖父下種,種小白菜的時候,我就跟在后邊,把那下了種的土窩,用腳一個一個地溜平,哪里會溜得準,東一腳的,西一腳的瞎鬧。有的把菜種不單沒被土蓋上,反而把菜子踢飛了。祖父鏟地,我也鏟地;因為我太小,拿不動那鋤頭桿,祖父就把鋤頭桿拔下來,讓我單拿著那個鋤頭的“頭”來鏟。其實哪里是鏟,也不過爬在地上,用鋤頭亂勾一陣就是了。也認不得哪個是苗,哪個是草。往往把韭菜當做野草一起地割掉,把狗尾草當做谷穗留著!

    然而,孫女的一系列荒唐行為并沒有引來祖父的呵斥或埋怨。祖父只是站在那里哈哈大笑,孫女也哈哈大笑,大小兩個人兒站在院子里笑的如同兩個開心的孩子,笑聲在寂寞的童年里歡快的灑落。雖然這樣的生活是單調刻板的,猶如一幅黑白的圖畫,沒有五顏六色,就只有冷冷的白和寂寂的黑,但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祖父,后園,童年的蕭紅,他們如同一個連體兒,這三樣是一樣也不可缺少的了。

    “呼蘭河這小城里邊,以前住著我的祖父,現在埋著我的祖父。我生的時候,祖父已經六十多歲了,我長到四五歲,祖父就快七十了,我還沒有長到二十歲,祖父就七八十歲了。祖父一過了八十,祖父就死了。從前那后花園的主人,而今不見了。老主人死了,小主人逃荒去了。那園里的蝴蝶,螞蚱,蜻蜓,也許還是年年仍舊,也許現在完全荒涼了。小黃瓜,大倭瓜,也許還是年年的種著,也許現在根本沒有了!

    雖然童年生活單調,可是祖父的離去,唯一一個可以給自己帶來溫暖的人的離去,無疑讓顛沛流離的蕭紅更加的哀痛、孤單。從此,世上唯一疼愛自己的親人逝去了,永遠。

    《呼蘭河傳》,一曲凄婉的歌謠,一個寂寞的童年,一段可怕的回憶,一抹無法釋懷的痛。

    此刻,我真的無語,心里縱有萬千心事,亦是無法賦予筆端了。

         
         
         此篇日記共有0個評論
             
         
         
    首頁 最新日記 佳作推薦 最新日記本 日記本排行 日記搜索 管理日記 服務中心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两个男人一个前面一个后面_日本高清在线视频无吗_超卡哇伊网红三寸萝喷水在线_欧美老熟妇牲交_暴劫柔情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