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jl9h"></form>

<form id="fjl9h"></form><address id="fjl9h"><th id="fjl9h"></th></address>

     
     
      憤怒篇
    天氣:
     分類:小說精選 日記本:短篇小說 作者:xiaoshuo 2015-08-12 17:06 閱讀數:

    那一年的春天

    ?連續幾天把自己關在一間小屋子里寫小說,興許是煙抽得太多了,頭也昏了腦也脹了,很想到外面去走走。??陽光好極了,在北山路這條并不寬暢但很干凈的路上,沿著西湖我一邊貪婪地吸著新鮮空氣,一邊欣賞著路邊那些皮膚雪白、長得像影視演員蓋麗麗一樣漂亮又有一雙長腿的美女。??剛到杭州的時候我詫異于這個地方竟然有那么多美麗的女孩子,春天的時候,這些女孩子都會像蝴蝶一樣花枝招展,她們三三兩兩沿著人行道說說笑笑,手上拿著一只可愛多冰淇淋,用那櫻桃般的小嘴吮吸著,一對高聳的乳房隨著走路的節奏,彈跳著,似乎也想蹦出來透透春天的氣息,非常誘人。??不遠處,一個讓人感覺長得很美的女孩像朵彩云似地飄進了一間酒吧。我的腳步鬼使神差地加快了速度,跟著那女孩進入這間叫“天堂鳥”的酒吧。??酒吧里的燈光幽幽,一種催人昏昏欲睡的輕音樂在空氣間回蕩。我看到那女孩獨自在一張靠墻的桌邊,服務生已給她端來了一杯Cappuccino。我在靠近她桌邊的另一張桌旁坐了下來,要了一扎生啤。我和她的眼睛撞在一起的時候,我看到了一種似乎像電光般的東西閃亮著,我很友善地朝她笑笑,她回應了我一個甜甜的微笑,我的心海隨即開始了沖浪……??“你的眼睛里有一種東西”我說。??“你讀懂了什么?”她說。??“可不可以坐過來,近距離說話總比遠距離好!??“你的屁股也應該像你說話有激情就好了,嘻嘻!彼α,很嫵媚。??我坐了過去。我們開始了聊天。知道了她也是一個自由撰稿人,大學畢業不愿東撞西碰地去找工作,寧愿蝸在小屋里寫作。后來在上海的《收獲》上發表了一部中篇小說,得了八千多元稿費,她干脆搬進了白領公寓,和一個原先在大學同班同學如今在外企當總經理秘書的女孩合租了一個套房。她說她的運氣挺好,近三年來她已經發表了一百余萬字的中短篇小說,去年始又專寫網絡文學,已經出版了一本集子,叫《透過屏幕的親吻》。她還說她寫作很投入,會不知白天和黑夜,可以做到幾個月足不出戶,就是出來也頂多到這酒吧里坐一會兒,然后到西湖邊散散步。??我問她住貫了高級白領公寓后要不要到我那簡陋的小屋去坐坐?“你放心,我可是個懂得規矩的人!蔽矣盅a充了一句。??她看看我,又笑了笑,眼睛彎彎的很漂亮,居然二話不說就跟著走。我覺得現在這世道,雖然我不是壞人,可她的膽子也真夠大的。??沿著西湖邊走路極像在散步,尤其是當身邊有了漂亮女孩相伴的時候,很舒服。從里西湖到體育場路按常規只要走半個多小時的路程,我和她卻走了三個多小時,途中喝了兩次可口可樂,我買了一次棉花糖給她,她吃得一塌糊涂,有兩絲糖線粘在臉頰上,亮閃閃的,然后在黃龍飯店門口的噴泉洗了臉,又吃了冰激淋,我還買了一只紅色氣球給她拿著,然后我又去買了檸檬、玉桂粉做Cappuccino咖啡的配料和一大包吐司面包。??我覺得她真是一個很好玩的女孩,二十七了,不知道打扮一下自己,穿著膝蓋處和褲腳邊全都爛爛的牛仔褲,一件半高領銀灰色的羊毛套衫蓋過了她整個臀部,足上的一雙平跟皮鞋已沒有一點光澤,看到什么新鮮的東西就跑過去要看上半天,那感覺很難說得請楚,我突然想起,在紹興的時候帶著女朋友一起逛街,東拉西扯地做一些全不相關的事情,一整天就這樣混掉了,很像。??后來我催她走,拉著她,才捱到我租住的小屋。我的房間在二樓,我們避開那個房東老太太,從后面翻陽臺溜上去。進了門,我就累得說不出來,興許是長期蝸居而少戶外運動的緣故,一屁股坐到在地上,身體慢慢往下滑,結果變成躺在地下。??她嘻嘻地笑著,伸手想拉我起來卻被我拉到了我的身上,我們開始接吻……??第二天早上,我睜開眼睛,馬上想到了昨夜發生的事情。??身邊的女孩子還在,正熟睡,白色的被單擁在酥胸前,她的長發烏黑濃密發亮,臉形是瓜子型的,睫毛很長,嘴唇略厚而柔軟,身體高挑,最漂亮的是她的胸脯,柔軟而又結實,那尖尖的乳頭上顏色很漂亮,淡淡的紅,像櫻桃咖啡。??春天的早晨,陽光淡淡地從墨綠色窗簾照進來,我看了看表,九點半。??側過頭再仔細看看她,這種像網絡上的“見光死”的一夜情很少有可能發展成羅密歐與朱麗葉的不朽情史的,無論她有多漂亮。??她翻了個身,臉埋在兩只枕頭的中間,隔了一會兒,醒了,慢慢睜開眼睛。??她也記起昨夜的事,笑了笑。她給我很喜歡笑的感覺,一種淺淺淡淡的笑。??我清了清喉嚨,“早”。??“早”,她的臉有點孩子氣。??我爬起來去洗澡,然后去廚房煎荷包蛋,完了,在咖啡爐上煮意大利咖啡,在濃郁的清香中旋轉加入一層鮮奶油,再將切成丁的檸檬皮、玉桂粉撒在表面。我一切全準備好后,她也已經洗完了澡,頭發濕濕地垂在兩邊肩膀上,穿著我的一條睡褲和T恤,看起來非常的干凈和清爽。??她看到我做的Cappuccino咖啡感到非常之驚訝,“哇塞,我真的好感動!”她用小匙開始品嘗,嘴上嘖嘖地贊美著我的手藝,她的眼鏡亮亮的,臉頰透出一種粉粉的紅,很年輕,很好看。??她沒有走的意思,我也不打算再出去,她在我的寫字桌上拿起我正在寫的一篇小說《雨過天晴》看了起來。窗外,春天的風里有一些花香,她看稿子的間隙偶爾會抬頭看我,嘴角上溫柔地掛著一絲微笑:“讀你的小說,有一種在創造愛情的感覺!??“我這不是網絡小說!??“真的?”她笑笑。她說我作品里的男性比女性完美,故事不夠真實,生活中有些事情是不大可能發生,但細節很真實。如果單從框架上說作品有不少漏洞,但我有很多補丁而且是漂亮的補丁,將作品制作得完美。海巖的作品也是這樣,無論是《永不瞑目》還是《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愛人》。??我開始不得不刮目相看,她應該是一個很有才氣的女孩。??晚上我躺在床上念李清照的《一剪梅》給她聽:“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次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她偎在我的懷里吃吃地笑了起來,然后抬起頭對著我說:“我們兩個都很享受,是不是?”??是很享受,很舒服,像過了一個很香艷的春季。??半夜里我醒過來,她的手臂很柔軟,放在我的胸口,床只有三尺半寬,我們擠在一起,月光就在床前,她整個人都很柔軟,我輕輕輕輕地抱著她。??像她這樣的女孩,在我家鄉紹興簡直遇不到,哪怕是在魯迅先生的作品中也沒有描繪過;在杭州這個天堂人間里也不容易找到。女人們常常太小氣,多疑,缺乏安全感,女人最大的錯誤是不肯把性視為單純的享樂,她跟你在一起是因為她愛你,因此男人永遠欠女人一大筆債。??可是她說:“我們兩個都很享受,是不是?”??她很顯然不是一個“純潔”的好女孩,很隨便的一個人,隨便到隨便就可以跟陌生男人回家睡覺。??不是嗎?我突然覺得自己有點莫明其妙,無端端地怎么認真起來了,她隨便不隨便又關我什么事,我抬頭看著天花板上那個紅氣球,氫氣漏了一點,它的高度比昨天下降了,風一吹,搖搖晃晃地飄在半空間。??第三天,她說她要回去了,我居然陪著她回去,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自己都說不清楚。??她走之前向我提了個要求,說這篇《雨過天晴》的小說發表后送她一本雜志,我點點頭。她微笑著。??歸途上,她說她很想到西湖里去劃一下船,剛讀大學時就有這個愿望,可到今天都一直沒有實現,她嘆了口氣。我說我陪你去劃船,她一下子興奮了起來。半路上,天空下起了細雨,雨點細得像絲一樣,連雨傘也不要,當然,時間長了,頭發上也會起一層白白的雨氣泡。我們躲在西湖邊的一棵柳樹底下,她折了根柳枝在手中慢慢地,一下一下地撫摸著,然后說:“你看這雨,真是浪漫,什么都是那么干干凈凈的!??我們沒走多遠,就在旁邊的船埠頭租了一只烏蓬船,在磐綠的湖面上由一位老伯悠悠地劃著,她呆呆地看著遠處的三潭印月,烏蓬船悠悠蕩在湖面,湖水給小雨點敲得皺皺的,又有一點點霧,映得她一身銀灰色羊毛套衫恍恍惚惚。??我躺在船板上,她一會兒過來擠著躺在我旁邊,窄長的船艙里我們側著身臉對著臉,她的氣息吹到我的臉上,一陣陣輕癢。她把頭擱在我的胳膊上,一只像蹄膀凍般透明的手臂靠著船沿邊,伸向湖里……??我送她回到了白領公寓門口,在保安值班室,要登記要掏身份證,我嫌煩雜,我說我在門口等她,她點點頭說很快就出來。我在雨地里等著,也不急著去避雨,時不時抬頭望望兩幢高聳云端的白領公寓,不知她住幾樓,房子是朝東還是朝南?一會兒,她出來了,手上拿著一本書,是她寫的《透過屏幕的親吻》。她說送給我做個紀念。??之后我就回家了,沒有說再見,更沒有再去找她,幾天來的折騰把這幾個月里寫的小說稿費幾乎全鼓搗空了,可我一點都不覺得后悔。??我在完成了《雨過天晴》這篇小說后,繼續寫我新近構思的一篇小說《那一年的春天》。我每每想到她彎彎的眼睛,臉頰上有一種粉粉的紅,還有那一對很好看的酒窩,我寫作的思路就會很順暢。不久,《雨過天晴》被南方的一家雜志發表了,寄來兩本樣刊,我急忙到郵局將其中的一本寄給了她。??從郵局出來,我在街上獨自散步,走得很遠,一直走到西湖大道,又走回來。這時的天空又下起了雨,還是那種像絲一樣的細雨。我躲在一家商場的屋檐下面看那些雨點,有一對老夫婦走過,頭發已經全白了,老先生拉著老太太的手,感覺真是溫馨,我突然有點想她。??我開始等她的回音。??可是一直沒有等到,也沒有退回我寄給她的樣刊,我在掛號信封注明了她的姓名和地址,但是一直沒有回音,她到底有沒有收到呢?我也不知道。??我等了很久,等到女朋友寫信、打電話天天來催我回紹興去幫她打理公司,女朋友買彩票得了兩百多萬元獎金,花60萬元獨家代理了一家雜志的廣告經營權。我在久等不到她的音信后曾到她住的白領公寓門口看她或者說等她過幾次,我也曾詢問過大門口的保安員,可我叫不出她姓甚名誰住幾座幾室。保安員只能聳聳肩膀,翻翻白眼,我也不得不興沖沖地前去十分懊喪地回來。??這個春季就這樣不知不覺的過去了。我只好回到了故鄉紹興。??和女朋友終于結了婚,我帶她去蜜月旅行。我們去上海、北京、廣州、深圳……很多的地方,但沒有去杭州。??妻子跟她的小姐妹說:“他不喜歡杭州,我也不喜歡,太女性化了,有種施展不開的味道,況且那么幾年,為了寫作,待也待得膩了!??哈哈,妻子的理由很充分。??我什么也不說,有很多事她是不知道的。??丈夫的事,妻子知道得越少越好,千萬不要互相了解,了解了不糟糕才怪呢。所以,我越發堅定了自己的這種信念。????休息天的時候,我喜歡帶著妻子四處去逛,買棉花糖給她吃,買氣球給她拿著,然后就一路跟在她的屁股后面傻傻地笑。??妻子有時候會要我說幾句杭州話給她聽聽,我問:“你要我說什么?”??“隨便什么都好!??于是我會說上一段:“嘎好個天氣,如果拷個會兒,肯定是莫佬佬個舒服嘞!甭曇艉艿,她在一邊微笑地聽著,然后問:“儂話喉希?”(你說什么?)??我翻譯給她聽:“這么好的天氣,如果跟個女人幽會一下,心里一定很舒服的!??其實,我心里想的是,在這種晴朗的天氣里,如果在一個被公認的美麗的城市,邂逅了一個可愛的漂亮女孩,作為一個男人是很容易愛上她的,然而換一種天氣,如寒風刺骨,換一個地方,如沙塵肆虐,又會怎樣呢,人其實是很奇怪的一種動物。

     
         
         此篇日記共有0個評論
         
         
    首頁 最新日記 佳作推薦 最新日記本 日記本排行 日記搜索 管理日記 服務中心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两个男人一个前面一个后面_日本高清在线视频无吗_超卡哇伊网红三寸萝喷水在线_欧美老熟妇牲交_暴劫柔情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