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jl9h"></form>

<form id="fjl9h"></form><address id="fjl9h"><th id="fjl9h"></th></address>

     
     
      柔情篇
    天氣:
     分類:文章隨筆 日記本:隨筆 作者:suibi 2018-04-01 14:31 閱讀數:

    天空,從日暮到清晨

    天空,從日暮到清晨_美文,讀書隨筆_讀多多

    ---文/笙暮夕

    那年,天臺云盡處;那月,斷墻涂鴉前;那天,血陽紙箋里。風過無痕,燕去無影,而我的思緒,也逐漸放空,仰望這一片被噴薄的血紅。

    那年,喜歡坐在天臺,張開雙手,與風纏綿,在指尖留一絲觸感。我以為,只要擁抱,便能留住虛無的永遠。喜歡坐在天臺,看大雁南飛,看夕陽西下,看樓下稀疏但成雙的身影。閉上雙眼,任風拂亂頭發,迷蒙了思緒,我以為就能安寧。世界很安靜,喧囂仿若隔世,天臺是一個人的放釋。喜歡拾一落葉,看時光斑駁了歲月。那些期許在生命的長河漸漸流逝,不見蹤影。伸手去抓,只是徒勞。喜歡站在天臺,扶著斷墻,寫自己的文字。是文字承載了記憶,還是記憶埋葬了文字,已無法得知。天臺云盡處,黑夜蔓延過頭頂,漆黑一片。那一年,突然就想要離開。

    喜歡來來回回撫那一堵斑駁的斷墻,刺痛了指尖,也不自知。一遍一遍,已感覺不到疼痛。而那些雜亂的紋路,駛向沒有結局的未知。那些涂鴉,或喜或悲,它們都在另一個世界淡漠地看著這個冰冷的塵世。一筆一畫,傾注了多少力氣。畫一個笑臉,你在微笑。嘴角輕抿,你是否知道飛鳥刺破天空時龜裂的憂傷,那些離開的人,可會回來?倚靠,緊貼它的冰冷,血液也變得遲鈍。想要去尋找不變的溫暖。陪著我,到永遠。你們說,不離開。每一次轉身,眼淚成塔,而夜,如此漆黑,看不到黎明。你不知道,我也會忘。密密麻麻的面孔,誰為誰而傷。

    夕陽染紅了天空,留下一片血紅。透過指尖,光束射進心田,可稀薄的溫暖使人越漸寒冷,想要更多而不可得。是誰說,沐浴在余暉下,我們便會覺得溫暖。攤開紙箋,密密麻麻的文字是誰隱忍的訴說。一筆一畫,清秀雋逸的字體,也難掩其孤寂。你說,陌生花開時,予你一世長安。經年此去,你是否早已忘記當時言語。無以傾訴,無以解脫,唯有此文,伴我一時。當時光被擱淺,早已忘了呼吸。窒息,不再繼續。抱緊雙腿,埋首于膝,我仿若看見你低語時的笑靨?上Э上,睜眼一看,不過黃粱一夢矣。你存在我的腦海里,我又在哪里。風蕭蕭,人亦憔,期許在何方。安靜地坐在天臺,風拂過的信箋沙沙作響,恍若曾經瘋狂一時的喧鬧。我以為,一切不曾改變。落葉拂過頭頂,然后緩緩飄落。我不知道它要去哪里,落在哪里。人的一生,身不由己。而我,卻依戀我的天臺,我的斷墻,我的殘陽,難以割舍,所以決定不離開。那些被恐懼侵噬的日日夜夜,是你們伴我左右。而那些離開的人,若想回來,無論多久都會回來。

    那日,黑云壓城,風起城欲催,我站在天臺,看浮世混亂不堪。天空不再清明,斜陽躲進云層。一場風起,我手里的紙扉霎時飛散開來,來不及抓住。我只能看著它們從我的生命里消失殆盡,無能為力。你們真的離開了。只有那一張張微笑或者難過的面孔陪著我。伸手觸摸,讓我感覺你冷涼的存在。轟....我看著這些面孔在我眼前碎成塵土,無法緊握。微笑,是你曾站在天臺閉目享受的傾世溫柔。難過,是你離開時不回頭的絕決。而現在,我再也看不見它們對著我終年不變的面容。天空,從日暮到清晨。我離開。不再回來。

    是誰過說的,那些離開的人,終有一天會回來。是我,還是你。

    --笙暮夕 20140916

     
         
         此篇日記共有0個評論
         
         
    首頁 最新日記 佳作推薦 最新日記本 日記本排行 日記搜索 管理日記 服務中心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两个男人一个前面一个后面_日本高清在线视频无吗_超卡哇伊网红三寸萝喷水在线_欧美老熟妇牲交_暴劫柔情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