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jl9h"></form>

<form id="fjl9h"></form><address id="fjl9h"><th id="fjl9h"></th></address>

     
     
      甜蜜篇
    天氣:
     分類:小說精選 日記本:短篇小說 作者:xiaoshuo 2015-08-12 17:06 閱讀數:

    曾經三個兵

    一、老兵游文亮

    百家姓里有姓游的,原先我不知道,只是后來才聽人家說的。由于這姓不多見,就覺得稀罕,有意思,也就記得特別清楚。那時我所在的連隊,有個老兵就姓游,叫游文亮。

    我原先服役的那個部隊現在已經被撤消了,真是世事難料。當初那個部隊是擴編的,我就是在擴編的時候去那個部隊服役的。因為要執行一個特別任務,又將我們提前從新兵連補充到了老連隊,其實,規定的新兵訓練科目我們還沒有訓練完。

    那天,我們一字兒排開站在團部的操場上,一個老兵跟著老連隊的連長去領我們這些新兵。新兵連的連長念一個人的名字,那個人就答“到”,然后從隊列里走出來。這時,老連隊的連長就大喊一聲:“站到游文亮的后面去!庇谑,我們就一個跟著一個站到了游文亮的后面。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記住了這個老兵的名字叫游文亮。

    名字念完了,老連隊的連長下了一聲口令:“大家跟著游文亮,起步走——!庇谑,我們就背起背包,跟著游文亮走到了老連隊。游文亮是我到老連隊之后認識的第一個老兵。

    “讓你們提前下到老連隊,是要讓你們到農場去種稻子哩!蓖砩纤X的時候,游文亮悄悄地對我說。

    我與游文亮床靠床,頭頂頭。剛到老連隊,人生地不熟,誰也不認識,覺得有些孤獨,似乎還有點兒想家。游文亮是老兵,他愿意跟我說話,我心里很感激。于是,就欠起身來點點頭,想再聽他說點兒什么。然而,他卻閉上了眼睛,嘴里似乎還嘰里咕嚕地,聽不清他說話還是打呼嚕。

    我心里琢磨,這個人真怪。

    果然,第二天下午,我們就接到了去農場執行生產任務的通知。

    農場很遠,很偏僻。聽游文亮說,那是文化大革命時期,部隊支農開墾出的一片荒地,現在整個由部隊管理,主要種植水稻和春小麥。

    游文亮在家種過稻子,因此,每年他都會被安排到農場來種稻子。分作業組的時候,他擔任了我們的組長。不算他,我們這一組還有一個人,姓胡,入伍比我早一年,比游文亮卻晚兩年。去年,小胡也來農場種過稻子。

    “當兵還種地,你們是不是覺得沒意思?”晚上躺在床上,游文亮問我和小胡。

    “不,我們服從組織分配,黨叫干啥就干啥!毙『卮鸬煤茼懥,也很體面。

    我覺得小胡很聰明,思想覺悟也很高。我也想學小胡的樣子在組長跟前表個態,可是游文亮卻閉上了眼睛,說了一句:“睡覺吧!

    我們種植的稻田在一條馬路的東邊,馬路的西邊是地方生產隊的大田,兩者之間還有一條很長的水渠。水渠的南端伸進一片草木樹林之中,再拐個彎,與一個面積很大的水塘相連。田里的水,就是從水塘里抽上來的。

    那一天中午氣溫比較高,很熱。游文亮對我說:“你去揚水站,跟管抽水機的師傅打一聲招呼,下午四點半給稻田灌水!庇謱π『f:“你沿著水渠走一趟,看看有沒有漏水的地方!闭f完,他將雨衣往樹蔭下一鋪,咕隆了一句“我等你們回來”,就用草帽蓋住臉,躺下休息了。

    我和小胡沿著水渠往水塘的方向走。我問小胡:“游文亮這人是不是有些古怪?”

    “怎么?你剛發現呀?”小胡似乎為我沒有早就認識到這一點感到大為驚訝。

    “他在全團可是出了名的‘神經病’”小胡神秘兮兮地悄悄對我說,“他還迷信。你看見他耳朵邊沒有?那上面的小窟窿原來是綴小菩薩的!

    我有些不信。

    我們正一路走著,突然看見水渠上有一個漏洞,我和小胡一起停下來,準備將漏洞補上。但小胡對我說:“你先去通知揚水站的師傅給稻田灌水吧,這漏洞我一個人堵就可以了!

    但我沒有立即就走,幫小胡挖了一會兒土。小胡卻又急著催我走,我見他還要再干一會兒才能完,就不再等他,獨自一個人繼續往前走。

    我沿著水渠一直往前走。忽然,響起了一陣“撲通、撲通”的打水聲。我趕緊往水響的地方看去,原來是幾個女人在洗澡。于是,我折回頭繞了一個彎走到揚水站,跟管抽水的師傅打過招呼后就回到了原地。

    “小胡呢?”游文亮問我。

    我說:“先前他在修水渠,現在我不知道!

    游文亮又不說話了,將草帽往臉上一蓋,又繼續睡覺。

    過了很長時間,眼看就要到點吃飯了,小胡才回來。

    “你們都見到了?”游文亮掀開臉上的草帽,眼睛依然閉著,不知道他問誰,也不知道他問的是見到什么。

    我和小胡對視了一下,小胡很快反映過來,說:“見到了一個漏洞,我已經把它堵上了!

    見我不吭聲,游文亮問:“你呢?”

    我怯怯地說:“我……我看見……有幾個女人在水渠頂頭的水塘里洗澡……就折回頭繞著道兒回來了!

    小胡兩眼盯著我,嘴角卻掛著一絲莫名其妙的笑。我心想:“完了,他們肯定覺得我思想意識有問題,或者干了見不得人的壞事!蔽疫想申辯一下,游文亮卻一骨碌站起來說:“走,回去吧!”

    晚上睡覺的時候,游文亮神秘兮兮地附在我耳邊說:“你很誠實,但你不知道那個地方有女人洗澡,這不怪你。但小胡不誠實。其實我心里很清楚,小胡去年就偷看過人家洗澡,被人家發現告訴了我。我曾經批評過他,讓他注意。昨天他肯定又干那事兒去了!

    原來是這么回事,難怪游文亮會那樣問我們。但是,我不太相信游文亮說的話。

    “告訴你一個秘訣!边^了一會兒,游文亮又對我說:“我每年都來這個地方種稻子,想要把稻子種好,就要記住這個秘訣!

    我問他什么秘訣,他說“做人要誠實!

    我的天,這算什么秘訣?我正要問他為什么,他卻又躺下閉上了眼睛。

    第二天,我還想著游文亮說的話,就悄悄地問小胡:“你昨天是不是因為偷看人家洗澡才回來晚了?”

    小胡先是極力否認,后來有些不好意思地對我說:“也不是有意去看的,只是碰上了。這事兒你可千萬不能告訴游文亮,否則,我就慘了!

    我答應小胡,替他保密,心里想,還真讓游文亮說對了。

    游文亮當了四年兵,種了四年稻子。每年種稻子的時候,大家都還想起他。

    二、膽小鬼蒯強

    說他膽子小,你可能不會相信。一個兵,怎么會和“膽小鬼”聯系在一起?

    “你不信?”有人說,“叫他自己說,是不是膽小鬼?”

    “膽小鬼”來了。他一米七八的個子,看上去很健壯,就是兩條眉毛長得很滑稽:一條粗,一條細。粗眉毛下面的一只眼睛小,細眉毛下面的一只眼睛卻大,都是雙眼皮。我心里琢磨:就他,還膽?

    “俺的膽子是小。沒參軍的時候,離家二十多里地的縣城,奶奶也不敢讓俺一個人去,怕俺被嚇著!甭曇艉茌p。

    “聽你這名字,看你這模樣兒,不像!

    “俺就是因為膽小,才來參軍的!

    蒯強膽小,在全團是出了名的。當新兵的時候,有一次晚上站崗,班長領著他到哨位,陪他站了一會兒就回去了。班長走了工夫不大,黑暗里突然響起“咕咚”一聲,非常響,嚇得他掉頭就跑。跑回宿舍,上氣不接下氣地喊:“有情況!有情況!”連長趕緊集合隊伍,操槍拿棒趕到哨位附近。果然,這個時候又響了一聲:“咕咚!”連長仔細一聽,原來聲音是從油庫那邊發出來的,這才松了一口氣,氣呼呼地一揮手說:“集合回去!”

    原來,存放在油庫里的汽油桶,白天由于溫度高受熱膨脹,晚上氣溫降低收縮,熱脹冷縮,鐵皮子的油桶,晚上經常發出“咕咚、咕咚”的響聲。蒯強沒遇到過這種情況,結果,弄得大家虛驚了一場。

    蒯強膽小也因此在全團出了名。

    補進老連隊的第二天,晚上連隊全體集合點名。連長點了十幾個人的名字后,點到了他:“蒯強!”如果連長念“蒯強”也就算了,可連長偏偏將“蒯”字念成了“刪”字!皠h強、刪強”地念了幾遍,就是沒有人答“到!”。有人悄悄地捅了蒯強一下:“叫你!彼琶Φ卮鹆艘宦暋暗!”連長就有些不高興,提高了嗓門說:“集中注意力,不要開小差!必釓娮罾飬s唧咕著:我姓蒯,不姓刪。 #p#副標題#e#

    隊伍解散以后,蒯強猶豫了半天,決定還是去找連長把事情說清楚。他來到連部對連長說:“報告連長,我姓蒯,不姓刪!甭曇粢琅f是輕輕的。

    “恩——?”

    連長的“恩”繞了一個彎,從鼻孔里噴出聲音來。蒯強立刻閉緊了嘴唇,立正站好,不敢出大氣。連長翻開花名冊看了看說:“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蒯強回到了班里,怎么也睡不著。他想到自己剛才直接去找連長,沒有先給班長、排長匯報,擔心班長、排長對自己有看法,他又叫醒了班長解釋一番。班長說:“知道了,下次注意就行了!笨墒悄懶〉呢釓娦睦镞是放不下,一夜沒誰著。

    連隊奉命到某地執行施工任務。離施工工地不遠有一個小鎮。小鎮上很亂:釘鞋的,遛鳥的,看病的,算命的,什么行當都有。不時地還有一輛輛馬車從鎮子中間穿過去。鎮子上沒有紅綠燈,只有一個值勤的老警察,每天坐在當街的茶攤上喝茶。尤其是小鎮的邊上,還有一個紡織廠,里面的女工有百十號人。

    連隊的領導提前作了社情調查,一致認為鎮子上的情況比較復雜。特別是那些紡織女工,出出進進的,時間長了難免不與兵們熟悉,不出亂子才怪。因此,連隊的干部再三強調:誰到鎮子上去,必須經過連隊干部批準才行。

    可是,連隊百十號人每天要吃飯,每天要到鎮子上去買菜。讓誰去干這工作合適呢?

    “膽小鬼蒯強!”大家不謀而合地想到了他。他膽子小,派他到鎮子上去準不會出事兒。

    于是,蒯強擔負起了每天到鎮子上去買菜的任務,順便還把大家的信件帶到鎮子上的郵局寄出去,再捎一些牙膏、牙刷、信紙、信封、珍珠霜之類的小東西回來。

    有一天,正是紡織廠工人下班的時刻。蒯強買好了菜,辦完了該辦的事情,正要往回返,遠遠地卻看見從鎮子外面當街飛快地竄出一輛馬車來。馬拉著車拼了命地跑,只聽見鎮子上的人一片大聲驚呼:“馬驚嘍!馬驚嘍!”

    那馬拉著車橫沖直撞,從釘鞋的機子上,遛鳥的籠子上,賣茶的攤子上,一股腦兒地碾了過去,人群一下子炸開了鍋。蒯強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陣勢,楞了會兒神的工夫,那馬車就已經沖到了他的跟前。說時遲,那時快,蒯強二話沒說,放倒自行車,迎著受驚的馬就沖了上去。他死死地勒住馬的韁繩,被馬車一下子就拽出去幾十米遠。那喝茶的老警察一邊追一邊招呼人們上前幫忙。又有幾個小伙子過來幫助蒯強一起,終于將受驚的馬攔住了。

    蒯強傷得不輕。

    老警察差人把蒯強送進了醫院,又趕緊騎著自行車“呼哧、呼哧”地去給連隊送話。連隊的人起初是誰也不敢相信,等到老警察喝了一口水,將事情的詳細經過全部講出來,全連的干部戰士才松了一口氣,相信了。

    在醫院,連長對蒯強說:“都說你膽子小,你小子膽子不小哇,驚了的馬車你都敢攔,好樣的!”

    “俺的膽子是小。沒參軍的時候,離家……”又是那幾句話,大家一聽就全笑了。

    膽小鬼蒯強立了三等功。

    三、能人馬紅毛

    只要他摘了帽子,你看他一眼就不會忘記。他的頭上有一個明顯的記號:頭頂上長著一小撮紅紅的頭發,像晚霞一樣紅。他身材不高,也不胖,瘦瘦精精的,鼻子尖上有一顆黑痣。

    我感到很奇怪,他的名字為什么取紅毛而不取黑痣?沒有人問過他。不過,這名字倒是很響亮。

    馬紅毛很聰明,悟性大,什么事情,一講就會,一點就通。訓練走正步,別人走了幾天還不得要領,他兩三天的工夫,就已經走得像模像樣了。打靶,從當新兵的時候起,十顆子彈就沒有下過九十環。因此,班長喜歡他,連長拿他當寶貝。只要遇到上級檢查評比、考核的關鍵時刻,連長就會喊:“馬紅毛,上!”馬紅毛就沖上去,漂漂亮亮地完成了任務

    但是,馬紅毛也有缺點,他經常違反連隊的作息制度,不按照規定的時間作息。常常在別人睡覺的時候,自己跑到操場上去加班加點訓練。再就是不大喜歡寫心得筆記。因為這兩點,挨過不少批評。

    馬紅毛還很能干。連隊改灶節煤,他趁幫廚的時候,去炊事班鼓搗鼓搗灶膛,一個月就給連隊節省了百十斤煤。炊事班腌咸菜,他配的料特別香,戰士們都愛吃,因此,連隊每年腌咸菜的時候,他都要露一手。連隊過節殺豬,三四個大小伙子摁著一頭豬,可就是沒有人會殺。他擼擼袖子,拿起殺豬刀,走上去拍拍豬的脖子,“噌”地就是一刀,解決了。馬紅毛還有一手理發的好手藝。每一次到了團里軍務股檢查頭發的時候,前一天連長總要宣布:所有的頭發,都要讓馬紅毛加工一下。于是,晚上他就在連隊門前的燈光下,把全連一百來號人的腦袋修理得整整齊齊,一式兒的寸兒頭,很標準。第二天檢查,全連準得第一。他還發明了“夾板子疊被法”。但不知道為什么,沒有得到專利。

    馬紅毛的記性還非常好,許多書他翻個兩三遍,復述起來總是八九不離十。有一次,指導員講時事政治課,說有一百零二個國家和地區與我國建立了外交關系,他站起來糾正說是一百零四個,并且一個不落地報出了名字,絕了!指導員當時目瞪口呆了半天,連說:“好,恩?好,恩?”

    馬紅毛所在的部隊是工程兵部隊,遇山開路,逢水架橋,擔負著為大部隊打開通道的任務。每年夏季來臨的時候,也正是他們部隊訓練最緊張的時候。因為這個時候天氣熱,河水大,是架橋訓練的黃金季節。馬紅毛是舟橋汽車連隊的司機,在訓練分工上屬于配屬單位,真正在水中架橋的是舟橋連隊。

    每天,馬紅毛和他的戰友開著汽車,將舟橋器材從營房運到訓練目的地,在舟橋連隊的戰士指揮下,再將舟橋卸到水面上,就算完成了任務。但是有時也要進行裝舟和卸舟的協同訓練,這就成了兩個連隊配合進行的訓練科目,要協作得好才行。

    所有的訓練科目,都要經過團里面組織的考核驗收。裝卸舟最主要的是必須時間短,要在盡可能短的時間里將舟裝上車或卸下來。各個連隊為了取得好成績,相互之間總是展開競賽。舟橋連的班長掐著秒表不斷地報出裝卸時間的長短,戰士們一個個都鼓足了勁,誰也不甘示弱,連休息的時間都搭上了。

    糟糕的是這個時候他們經常違反作業規定,該換地方的時候沒有換地方,怕耽誤時間。河灘的地質本來就不太硬,加上車輛來回不停地進退,很容易陷進爛泥,車轱轆打滑,一不小心就有幾輛車滑進了水里。

    連長急忙跑來了,又是派人拉,又是叫車拖,費了好大勁才將幾臺車拖上來。最后還剩一輛,不論大家怎么拖,就是不動窩,甚至還不服氣地又向后滑了幾十公分,再拖連上面的車也要被拖下水去。

    “給我把馬紅毛叫過來!”連長大聲吼。

    馬紅毛從另一個作業面被叫來了。他左看看,右瞧瞧,指揮人這兒用鐵鍬挖挖,那兒用棍子捅捅,摸一摸車輪胎,琢磨了一會兒,說:“來兩臺車拖!眱膳_車來了,他叫一臺車往右前方拖,另一臺車往左前方拖,然后自己跳進駕駛室,掛上車檔,抬起離合器,輕輕放開手剎,給前面兩臺車打了個向前的手勢,“嗚嗚”地踩了幾腳油門,那車就被穩穩當當拖上來了。

    馬紅毛跳下車,抓起一把干土擦擦手上的油泥,對那車上的司機說:“伙計,該挪挪地方了!”

    馬紅毛雖然說很能,但是政治學習卻抓得不緊,支部討論發展對象的時候,指導員提了一條意見:“他學毛著的心得筆記寫得太少!币虼,馬紅毛當了一年多的培養對象,還需要再考驗考驗。

     
         
         此篇日記共有0個評論
         
         
    首頁 最新日記 佳作推薦 最新日記本 日記本排行 日記搜索 管理日記 服務中心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_两个男人一个前面一个后面_日本高清在线视频无吗_超卡哇伊网红三寸萝喷水在线_欧美老熟妇牲交_暴劫柔情在线观看免费